< 返回最新

岩壁上的女孩

  • RED RIVER GORGE,美国–07:21下午: Pure Imagination 令Sasha DiGiulian成为首位登顶9a/5.14d路线的女性 

of
岩壁上的女孩 五颜六色的塑料支架让她们变得更强:年轻的女攀岩手在室内场地学到的已经够多了。 现在的她们,早已不满足于登上介绍国际大赛的头条新闻,而是一心想要征服最高难度的真实岩壁。 新生代的女孩凭借自己的力量正逐渐参与到竞争中来。 留心记下这几个名字:Sasha DiGiulian、Mélissa Le Nevé和Barbara Zangerl,这些名字将在未来被我们所牢记。 迷上高度: “在岩壁上不断向上攀爬的感觉实在令人振奋, 我一定会再来一次。”此时离Sasha DiGiulian对这项运动的热情初次燃动,已经有12个年头了。 那时的她才7岁,在一次偶然的活动中,一次为她年长2岁的哥哥Charlie而举办的孩子派对上,女孩被带到一家名叫“Sports Rock”的室内攀岩中心,就在华盛顿附近的亚历山德里亚。数年后,她的母亲Andrea来到弗吉尼亚当地的报社,说她完全被她所看到的情景震惊了,她看到自己的女儿“像只猴子一样在岩壁上爬来爬去”,而那些原本被安排参加活动的男孩子,却觉得攀登颇有难度。 直至那时,Andrea DiGiulian都认为她的女儿注定会成为一名花样滑冰运动员或是芭蕾舞演员,但她发现被迫参加这些的训练课程非常乏味。 “从来没有一项运动像攀岩一样让我觉得如此的自然亲切。”Sasha回忆到。 从此以后,她的母亲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带她去攀岩馆。 Sasha DiGiulian 这个19岁的美国女孩眼下正是打遍天下无敌手。 不单是在比赛中,比如在西班牙。 去年夏天,她甚至成功完成了最难的9a级登山线路。 现在当攀岩好友提起她时,会偶尔称呼她为“粉红女郎”,而她本人对此并不是很介意, “粉红是我最爱的颜色,”她承认。接受采访那天,女孩正好穿着粉色的运动衫、鞋子,戴着粉色的友谊手链,她就这么坐在对面的木头长椅上,礼貌地回答着每个问题,看上去就像个模特,娇小玲珑,漂亮极了。 但请不要被她精灵般的外貌或是闪闪发光的粉色指甲所蒙蔽,这样的粉色指甲可以在一些照片里看到,照片里她的手指牢牢地抓住坚硬的巨岩: Sasha是女子攀岩界非常年轻、非常强劲的新生力量之一。 去年10月,这个孩子在快过19岁生日前完成了新的突破,成功征服了她到目前为止攀登过的最难攀岩路线。 在最爱的肯塔基红河峡谷,她攀爬了“Pure Imagination”路线,从而成为了第一个成功攀登此路线的美国人,也是全世界第三位成功攀登这条9a路线的女性。 “支撑点很尖,又很小,撇去皮肤要和岩壁激烈碰擦不谈,这次攀登真是惊人的好玩,感觉很美妙,”她在第二天的一封邮件里,这样欣喜若狂地写道。 “我的双手可是抓在从未遇到过的最难攀岩路线上。”在此之前,她已经在Arco举办的世界攀岩锦标赛中崭露头角,赢得了全能组的金牌,巨岩组的银牌以及竞速组的铜牌,并成功完成了数条8c+和8b+最高难度的路线。 对她而言,这些完全不成问题: “攀岩让我学会了如何去设定目标并实现它们,”她说道,从中让我们看到了她充满勇气的一面。 Sasha是运动攀岩新生代的最好榜样:这些年轻的女攀岩手们,成长经历并不像她们的前辈,她们从很小开始就发现了自己对于这项运动的热情,并在室内攀岩馆五颜六色的支撑点的帮助下成长起来。 今天的攀岩手们可以在任何地方提升自己的技能,”德国国家队攀岩教练Christoph Finkel说道,“反倒是过去的人们,总是有着各种局限性,只能在高山上进行攀岩。” 像50岁的Lynn Hill这样著名的攀岩选手,都是在真正的岩石环境中成长起来的,这再正常不过了。 而现今,“成长于场馆内的”年轻运动员正不断涌现。 据Finkel介绍,这正是登山运动的最大变化,而这都要源于一种全新攀岩理念的流行。 仅仅就在几年之前,室内训练只不过是一种消遣方式,攀岩馆里的塑料岩壁被大多数人所唾弃,大型户外计划几乎毫无意外地被设定在阿尔卑斯山脉、珠穆拉马峰或是美国的优胜美地国家公园。但如今的关注重点则被放在攀岩本身上,在那些将你带向更高处的五彩支撑点上,在那些更高难度的路线上。 每当他想要带他们一起外出攀岩时,Finkel能听见来自这位强壮而又年轻的女孩的抱怨,“太冷、太潮湿、太遥远了。” 她们想要克服室内场馆缺乏创造性的问题,就算在巨石上也同样是。 那些钉满桩子的室内攀岩路线无法模拟自然岩壁所能提供的效果,并构筑成一个独立的小天地。 因为在具有充分保护措施和通过安全测试的人造岩壁上攀岩,跌落和受伤的风险当然低了很多,所以很年轻的女孩们能够尽情随性地享受攀岩,并迅速突破能力的极限。 在过去,14岁通常是一个攀岩启蒙者开始攀登的年龄, “现在,一些10岁或12岁的孩子就已经征服了20年前曾被认为是最难的路线。”Finkel说道。 成功是最好的动力,孩子们在很小的年龄展现出对竞争的意识: 9岁的Sasha在一个周六的早晨,和妈妈一起走进了她所在的攀岩馆,她们惊讶地发现一群孩子和少年们簇拥在那里。 “少年组区域竞标赛”正在举行, 虽然Sasha对此一无所知,但却义无反顾地决定参与其中。 经过一系列商议后,她被准许参加最年轻级别,11岁以下组的比赛。 而事实上,她在毫无准备之下就一举夺冠,这个年轻的美国女孩至今引以为豪。 从那时起,她就定期参加在美国举办的巡回赛:首先是本地组,接着是地区组,再来是全国组,最终步入国际组。 2011年6月高中毕业后,她休学了一年,除了攀岩什么都没干。 她的行程表读起来就像一个深受欢迎的外交部长。 在欧洲旅行的三个月里,她先后去了 奥地利、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奥地利。在犹他州短暂停留后、又去了奥地利、德国、奥地利、西班牙、荷兰、西班牙、奥地利、比利时。她的日程表上总是塞满了比赛、世界竞标赛,还有难爬的路线和合照。 10月份,在继续穿越美国的征程并成功挑战红河峡谷砂岩之前,她在华盛顿的家里呆了整整三天。 接着她来到了亚洲,这一次的目的地是中国。 Mélissa Le Nevé 这位22岁的法国女攀岩手,正为自己赢得“巨岩专家”的称号。 一次前往南非巨岩“Rocklands”的旅程激发了她,她得以去面对越来越难的攀岩问题,并努力克服它们。 全世界都曾被这位来自法国的女子选手Mélissa Le Nevé征服过,有的是在比赛中,有的是颇具难度的路线(8b+),还有的是在极富挑战性的巨石上。 去年夏天,她登上了一座极具异域风情的南非高山。 位于Rocklands的“Black Shadow”(8a+)就是这次伟大挑战的高山的名字: “这是我第一次完完全全征服这样一块高难度的巨石,这次经历真真切切地激励了我,并让我突破了自身的极限。”这个有着精致五官和一头棕色卷发的22岁女孩说道。 Mel,她这么称呼自己,当然也是新生代女子攀岩高手中的一员。 当她还是孩子时,就期望着能够从事运动攀岩,但在“全是平原地区”的波尔多,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她的梦想。 15岁时,她最终找到了一家小攀岩馆,攀岩墙仅仅只有7米高,在这之后,她把自己每分钟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攀岩上。 现在Mel已经有了三位教练,每天训练4个小时。 目前她已经计划投身冰雪新闻编辑工作。 “这是接下来我所能做的事情。” 目前,她将全部的热情都倾注于运动攀岩中: “当攀岩时,我感觉自由极了,”她解释道。 她自2006年开始投身攀岩事业,现在仍有许多目标等待她去达成。 教练Christoph Finkel明白这项事业到底有多艰难: “你需要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而且这里并没有大笔的财富等待你去赚取。”这项运动的好处就是你能满世界旅行,遇到不同的人,而同时你也需要遵从严格的纪律并做出很大的牺牲。 “年轻的话,这样的生活很享受。”他说道。 但就算是全世界来说,能够依靠这项运动为生的女性选手屈指可数。 而且她们也不如男选手那么出名。 每个业余攀岩爱好者至少也都听说过Adam Ondra、Chris Sharma或David Lama的大名,但女选手呢? Barbara Zangerl 艰难的多段攀登路线已经被列在了23岁的提洛尔人的日程表上。 面对像“Hotel Supramonte”这样高达400米的攀岩路线,想要完美登顶,她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干净利落的悬垂动作。 Sasha DiGiulian这个名字正逐渐在登山协会中变得有名起来,而Barbara Zangerl则是另一个举足轻重的名字,至少在德语国家是这样,从2008年开始,这个奥地利人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位登上8b-难度等级巨岩“Pura Vida”的女性。 当时,19岁的她立即成为了登山界炙手可热的明星。 随后它就被降级了,”现在,23岁的她带着一丝苦涩说道。 位于瑞士Avers 小镇的“Pura Vida”目前的难度等级为8a+/b。 难道只是因为一个女人登上过它吗? 可能吧,但这对Barbara毫无影响,因为她已经计划攀登8c难度的路线。 那些调低难度等级的人根本没法追上她们的步伐,因为女孩们正获得全面突破。 Zangerl来自Strengen,一座位于Arlberg小村庄。虽然她在群山环抱下长大,但她的第一次登顶却是在攀岩馆中完成的。 那时这位提洛尔人14岁,是她哥哥把她带到了这间位于Flirsch的室内攀岩中心。 她很快就成了那里的常客。 和她无亲无故的著名顶尖攀岩手Bernd Zangerl,最终将她带到了室外的新天地中。 对于她而言,第一次在真正的岩壁上攀爬就像“同时过圣诞节和复活节一样快乐”。 过去,她曾是一名巨石攀岩专家,但现在的她更想去多爬一些高山,因为“这样能为我带来更多的冒险”。 她对于多段攀登路线的热情,在一次去Sardinia的旅行中被点燃了。 2009年,她第一次站在这座400米高的悬崖峭壁前: “Hotel Supramonte”,共分11阶(8b)。 “太不可思议了,”她从心底里觉得,“我一定要攀登这样的岩壁!” 对于2009年的她,很显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。 这条线路一直萦绕在她心头,次年的春天,她做好了准备。 “非常的艰难,根本没机会保存体力,”当她站在攀爬路线下方估量时,心里这么想着。 “这次可能野心太大了,”她盘算着。 但只经过了四次尝试,她就和攀岩搭档一起征服了“Hotel Supramonte”: “那天太完美了,我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。”她激动地说道。 去年因为椎间盘突出,她不得不放弃了一个正在进行的项目,叫做“Silbergeier”,这是一条位于Rätikon的多段攀登线路,难度极高(8b+)。 “我不断期待着能够再次站在这座峭壁脚下的那一天。” Barbara被岩石和峭壁的世界深深吸引:她在医院是一名医疗技术助理,这样有更多的时间去进行攀岩项目。 Mélissa的计划与Barbara差不多,只要赛季时间允许,她希望能够进行更多的户外攀登。 无所谓是攀爬巨岩或是征服路线,关键是能够攀岩。 她同样对多段攀登路线燃起了很大的兴趣,因为“攀登时那种自由的感觉太强烈了”。 这就是为什么她从平原国家搬了出来,并在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艾克斯住了一段时间,全因为这里有数座知名的巨岩。 而Sasha这边,她正沉迷于西班牙的“Cosi Fan Tutte”攀岩路线,不单因为这是另一条8c+难度的线路,更因为这里有着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色。 这里流淌着一条碧绿色的河流,岩石是一种漂亮的浅色石灰石。 你必须从小村庄徒步一个多小时,或是乘小筏在峡谷中顺流而下才能到达这里。 两种方式我都试过,两者都是充满乐趣的冒险。” 条条大路通罗马:现而今,一切都从塑料支撑点开始,人造岩壁给了攀岩选手们力量。 但无论Sasha、 Mélissa和Barbara在未来去挑战何种难度等级的岩壁,无论她们赢得什么样的比赛,她们的前路都明确地指向了真正的岩壁,真正的高山。 当然,还有更高的高度。这些女孩们计划在未来挑战多段攀登。 这就意味着需要在清晨就要开始攀登,而直到深夜才能完成登顶,这对于Barbara的耐力是一项很大的考验。 这可不像在攀岩公园里玩游戏,要成功完成这样的旅程,挑选合适的装备才是关键。 装备要非常轻,同时又具备超强的功能性,而这套女子terrex™系列装备就能满足全部要求。